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教育>> 廉政视角>> 正文

G20“反腐败促进经济增长”研讨会达成共识—— 反腐败促进经济发展持续健康

发布时间:2016-12-05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rNHL-fxnuvxc1910823.jpg


  日前,二十国集团(G20)“反腐败促进经济增长”研讨会在法国巴黎召开。研讨会由今年G20反腐败工作组主席中央纪委监察部、共同主席英国内阁办公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共同主办。研讨会发表了成果要素文件,已在G20官方网站和OECD网站同步刊登。

  作为经济治理合作主要国际性平台,G20自成立伊始就致力于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和发展。鉴于腐败对经济增长的显著负面影响,G20领导人于2010年将反腐败列入G20议程,成立了反腐败工作组,旨在从反腐败角度为全球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反腐败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一直是G20反腐败工作组框架下的一个重要议题,工作组内部多次就此展开深入探讨,并于2014年在布里斯班通过了《二十国集团反腐败与经济增长高级原则》,强调反腐败对于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今年的杭州峰会上,G20领导人再次强调腐败危害公共资源公平分配、经济可持续增长、全球金融体系健康和法治。

  为进一步从国际社会的广度和学术实践的深度论证反腐败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同时回应国际上出现的一些反腐败阻碍经济发展的言论,G20反腐败工作组一致同意举办“反腐败促进经济增长”研讨会。出席专家来自学术界、政府部门和国际组织,其中不乏牛津大学、剑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英国财政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OECD的知名学者,专家们围绕研讨会主题开展了热烈讨论——

  腐败会影响经济发展

  “腐败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多层面社会现象,为了更好地理解腐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制定切实有效的遏制腐败的政策,有必要区分不同类型的腐败现象及影响其产生的各种社会要素之间的关系。”美国密歇根大学经济学专家克里斯蒂安·阿林如是说,“如果公职人员必须依靠收受贿赂才肯履行职责,社会经济发展会走向何处?”

  OECD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说,腐败对于GDP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最突出的表现是腐败程度越高,社会不公平越明显,公众对政府越不信任,经济发展失去最根本的动力源。现有的实证研究成果主要是通过间接关联的要素来论证腐败对经济增长的危害,例如腐败影响GDP的增长,减少外商直接投资,加剧人力资本的错配,扭曲政府财政支出结构,导致公共投资配置的无效率,加剧社会和政治的不稳定性,严重影响企业创新的进步和发展。这些研究成果足以表明腐败对各国不同发展阶段经济目标实现具有很大的威胁,因此反腐败显得尤为重要。

  荷兰鹿特丹大学社会学教授洛伦佐指出,民众对腐败的感觉非常重要,因为商人都是凭借对一个国家腐败程度的印象来决定是否去经商投资。腐败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可以具体为腐败和市场、腐败和财政支出的关系。很明显,腐败会损害国内外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会导致财政支出的低效甚至无效。

  反腐败如何促进经济增长

  英国剑桥大学高级专家托克·艾德特提出,经济增长并非只是GDP增长,应将二者加以区分。考虑反腐败政策的经济效应时,应更多考虑其对经济发展可持续性的影响,如是否塑造了透明的营商环境和公平的社会秩序。

  “虽然目前很难衡量反腐败对经济增长的直接效应,但是可以通过公共政策影响经济发展的数据作为辅证。”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策顾问艾利森·费伊表示。他列举了某些国家为例,如东南亚某国在社会救济时引入证件核查制度,降低了出现冒领等违规行为的风险。数据显示,这一制度的应用既保证救济金高效投放,节省了政府支出,又维护了底层民众对政府的信心,兼具短期和长期效应。

  英国剑桥大学专家米哈利·法泽卡斯列举了反腐败对经济影响的两种方式,一种为直接方式,即反腐败政策直接造成经济表现的改变;一种为间接方式,即反腐败政策改变了腐败现象,进而改变经济表现。(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前者直观但往往较为模糊;后者耗时较长但具有持久效应。要增强反腐败政策的积极经济效应,在出台政策时可以考虑三个因素:是否节省了政府支出;是否使公众生活产生高质量的改善;是否促进政府作出正确的决策。

  对中国重拳反腐如何评价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过勇和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秀梅在会上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国在反腐败方面所采取的主要举措以及取得的良好反响。他们提出,中国的经验表明,反腐败需要综合性的战略体系,惩治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国在制度建设、反腐败机构改革和国际合作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进展,如开展巡视、派驻“全覆盖”,加强干部个人事项申报核实,以及一些地方政府开展的决策过程痕迹管理、运用大数据方法评估腐败风险等。他们的发言引发了与会专家的热议。

  英国国际开发署首席经济学家、英国牛津大学学者斯蒂芬·德尔康对中国“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战略体现的理性思维表示赞赏。他认为,“不敢腐”表示反腐败需要靠强有力的震慑,“不能腐”强调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性,“不想腐”则着力于改变社会价值观以及经济和政治政策。

  OECD金融与企业事务特别顾问艾德里安·布兰德尔-维格纳尔表示,中国加大反腐败力度,有利于增强投资者信心,维护中国新兴市场和主要外资目的地国地位。他认为,存在腐败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反面言论原因有三:一是没有考虑复杂的计量经济学因素,二是错误使用数据,三是在选择研究对象时没有包括主要的市场主体。

  “在经济转型时,特别是从腐败蔓延转变为腐败得到控制的关键时期,要特别关注人们对反腐败政策的认知,因为民众观念的转变需要时间和耐心。”洛伦佐教授如是说。

  国际联合反腐的前景如何

  联合国毒罪办执行部主任坎迪斯·威尔士表示很高兴看到国际社会进一步认识腐败的危害,并不断深化反腐败共识。在联合国和G20框架下的反腐败合作就是很好的例子,取得了积极成效。廉洁联盟主任诺尔·纳斯克班蒂认为,反腐败需要政府、私营领域、社会大众的多方面参与和多领域合作,并呼吁各国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打击腐败。

  与会代表均高度肯定此次研讨会的价值,尤其强调腐败对于宏观金融稳定、资源配置、投资和公众信心的负面影响。各方一致认为,反腐败工作与经济发展紧密相关,没有任何国家依靠腐败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应该坚持一手抓经济建设,一手抓反腐败。他们对中国通过G20推动反腐败国际合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并提出作为G20经济增长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G20有必要继续采取共同行动打击腐败。

  据G20反腐败工作组介绍,研讨会邀请的均是来自国际顶尖高校、政府经济管理和反腐败部门及知名国际组织的专家,他们的发言兼具学术理论和实践操作性,既有宏观政策分析,又有实证数据支撑,对G20成员国出台反腐败政策极具参考价值。


责任编辑:纪检编辑

上一条:防止个人专断取代集体领导

下一条:摆正个人与组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