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信息公开 学习贯彻 监督检查 审查调查 监督曝光 巡视巡查
所在位置: 首页 > 媒体视点>> 正文
党风杂志:环保科长的荒诞剧 ——中山市火炬开发区综合行政执法局环境保护科原科长梁妙违纪违法问题剖析
发布时间:2020-09-08

  她,是吃拿卡要的“伸手干部”,受贿1250多万元。

  她,是生意场上的“千万富姐”,获利1760多万元。

  她,是屡输屡赌的“疯狂赌徒”,输掉2700多万元。

  她,就是中山市火炬开发区综合行政执法局环境保护科原科长梁妙。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丝巾帼风采,倒是沾染了不少“官气”“匪气”“江湖气”,动辄自己“拿命搏”如何、与某领导关系如何、生意做得如何,频频上演官场荒诞剧。其卑劣的行径、贪婪的嘴脸已然臭名远播,被当地群众称为“烂仔”。

  如此“烂仔”,岂能任其横行?2019年10月,中山市纪委监委对梁妙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2020年1月,梁妙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不懂业务  却屡攀屡升

  梁妙从小在贫困工人家庭长大,小学时就已住校,周末回家承担起洗衣、清洁、做饭等家务,瘦弱的肩膀早早扛起生活的重担。1995年8月,梁妙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山市交通局汽车货运管理中心当办事员。2004年12月,梁妙调到中山火炬开发区环境保护管理所工作,自此开始了一段与环保长达15年的渊源。

  2010年12月,梁妙升任中山市环境保护局火炬开发区分局局长。梁妙能当上环保分局一把手,靠的不是自己的能力水平,她对业务知识一窍不通、连垃圾分类都说不出所以然;靠的也不是自己的勤勉尽责,她对日常工作应付了事,迟到早退更是家常便饭。她靠的是自己谗上媚下的本事。对上级,溜须拍马、好礼相送;对下属,小恩小惠、拉拢腐蚀;对社会老板,见钱眼开、巴结逢迎。渐渐地,梁妙变得利令智昏,在金钱面前淡忘了党性、迷失了方向,私欲不断膨胀,进而破纪破法。

  甚至在接受审查调查初期,梁妙仍不知悔改,毫无尊严底线,嚎啕大哭装可怜、跪地俯首求放过,妄图利用办案人员的同情心理帮其向外部传递消息,让江湖上的所谓朋友找人“营救”她。

  党锋说:在“谗上媚下”的政治生态中,往往会衍生出畸形变质的上下级关系:为获取领导欢心、进入领导视线,不惜曲意逢迎、溜须拍马、百般谄媚;为讨好下属,到处栽花戴帽大搞一团和气……梁妙就是如此。规范和纯洁党内同志交往,是党内政治生活的基本要求,领导干部应自觉拒绝“庸俗化”“等级化”“市场化”等不良倾向,保持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

  本应守护环境  却自甘污浊

  2015年11月,某办公设备公司在火炬开发区的新厂区建成后,为尽快投入生产,该公司老板李某找到梁妙,希望其帮助该厂区顺利通过环保验收。对于送上门的“生意”,梁妙自然眉开眼笑,当即表示没问题。此后,梁妙安排某环保工程公司陈某承接环评业务,并要求其尽快向环保分局提交环保验收申请,同时安排下属到新厂房现场检查,帮助李某公司加快通过一期环保验收。该办公设备公司在未通过生产设备、环保设备类的环保验收,未办理任何排污许可证的情况下正式投入生产,梁妙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该公司的违规行为。

  一期环保验收通过后,该办公设备公司又因现场检查情况与环评批复情况不符,未能通过二期环保验收。李某又找到梁妙,希望其能帮助该公司尽快通过。在梁妙的协助下,问题得以解决,二期环保验收顺利通过。

  李某明白,自己的公司能顺利通过环保验收,少不了梁妙的鼎力相助。为表达感激之情,2016年12月,李某将其名下4套商住房以180万元低价转售给梁妙。梁妙清楚自己持有这么多房产必然会引来别人的关注,便在低价购入后以其亲戚名义代为持有。经有关机构评估,该4套房产当时的市场价为600余万元,梁妙从中“巧妙”地收取贿金420余万元。

  党锋说:身为环境执法监管一把手,梁妙本应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可她却徇私枉法,将手中权力完全异化成坑害民众、加大污染的工具,造成自然环境和政治生态的双重污染。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为官者需谨记。

  什么都想捞  跨界成土地“掮客”

  梁妙参加工作后,就不安守本分。当梁妙看到社会老板借助其权力挣到大钱,羡慕之余,也打起了自己做生意的念头。

  一次偶然的机会,某相熟的社会老板向梁妙询问能否帮忙联系到出让土地的老板,梁妙帮他搭线后,该老板如愿购得土地。事成之后,该老板给梁妙送上了数万元的大红包,称是中介费。拿着这笔钱,梁妙若有所思,“做中介生意,这可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于是,“梁中介”开启了“捞钱”的第二种模式。

  梁妙打着环保局局长的招牌,到处搞关系、攀富贵,以结交有钱社会老板为荣,在社会老板面前既口大气粗又奉承讨好。每天游走于社会老板间,仅仅是为了从社会老板手中捞取一点资源、赚取一点金钱。

  不得不说,梁妙的确是做生意的好手。不务环保正业的她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哪个手里有什么地可以卖,她一清二楚,老板提出需要购买土地的需求,她马上可以找到。“梁中介”的销售业绩,比开发区绝大多数正规中介所的业务员都优秀。

  2011年,梁妙将火炬开发区一块580余平方米的住宅用地分割成两块转卖,获取差价款22万元;2014年,梁妙将开发区1300余平方米商住用地转卖给某投资公司,获取差价款330万元;2017年,梁妙帮社会老板梁某将6套商品房和5个车位转卖给他人,获取中介费50万元;2018年,梁妙与他人合伙将开发区一块37亩的工业用地卖给某房地产公司,从中分得中介费630余万元……

  钱,成了驱使梁妙前进的唯一动力,她把本职工作当成兼职,把经商当成主业。不管是上班时间,还是业余时间,她都在当中介,倒卖土地。在被市纪委监委带走调查的当天上午,梁妙还在微信中与他人谈土地中介生意。

经查,2006年至2019年,梁妙通过帮助他人转卖房地产的方式,获取中介费或转卖差价共计1760余万元。此外,梁妙还以其亲戚名义持有一家非上市公司股份。

  党锋说:当办案人员和梁妙谈起党纪国法时,似对牛弹琴,她眼神涣散、一问三不知。而谈起她经营的生意时,却两眼发光、滔滔不绝,甚至还向办案人员申请委托其丈夫出面把已谈妥的生意中介费收回来。“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领导干部须坚定自己的人生选择。

  凭感觉定输赢  赌场“大水鱼”最终赌命

  2012年,梁妙开始迷上了赌博。起初,她认为“小赌怡情”,和同事、朋友一起玩扑克、打麻将,无伤大雅。殊不知,短短几年间,梁妙从牌桌上的小打小闹“升级”到涉足赌场一掷千金,最后嗜赌成性。

  在梁妙看来,什么方式都可以赌,不管是梭哈、三公、番摊,还是麻将、网络赌球,能赌则赌;什么地点都可以赌,不管是家里、棋牌室、赌档,还是饭桌、办公桌,想赌就赌;什么时间都可以赌,不管是工作日、周末,还是白天、晚上、凌晨,有赌就行。梁妙一晚最多输掉过数百万元。

  梁妙好赌成性在系统内“鼎鼎有名”,在社会上也是“声名远播”。然而,梁妙并不精通赌术,靠的只是钱多胆大,不少资深赌徒都把她当成人傻钱多的“大水鱼”,轻轻松松从其身上榨取钱财。梁妙网络赌球,连对阵双方球队的情况都不清楚,光凭感觉定输赢,一次就能输掉几十万元。在赌场上,梁妙几乎没有赢过钱,输了钱之后,又想通过赌博把钱赢回来。为了偿还赌资,梁妙一方面对找其帮忙的社会老板狮子大开口,一方面想方设法做生意赚钱。然而,她捞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她输钱的速度。梁妙越赌越输,越输越敛财,越敛财越赌,形成了一个敛财和赌博循环往复的怪圈,最终深陷赌博旋涡而葬身赌海。

  “赌博为害甚于虎。猛虎有时不乱伤,赌博无不输精光。”梁妙因赌博而疯狂,钱,像水一样往外流。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至2018年六年间,梁妙共输掉了2700多万元。

  党锋说:赌徒没有明天,赌博是一条不归路。嗜赌如命的梁妙,最终“把赌进行到底”。她在忏悔录中写道:“我一直拿命在追求好态度好出路”“我一直拿命相信组织”。到组织面前,梁妙还如此可笑地想着“拿命相搏”。“命”,成了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却也是她最不珍惜的东西。“拿命搏”,是她的口头禅,也是她的写照,搏错了方向,注定她的人生将以悲剧落场。


扫一扫关注

中山纪检监察微信

中山纪检监察微博